陈华皱眉道:"仙帝没碰她,却怀了孕?"

"嗯。"天阙仙帝点头道:"当时太监来报,说她生了孩子,查过她的翻牌记录。才发现她没被朕翻过牌,就意味着朕未曾碰过她。"

"当时朕也疑惑,朕没碰过她,怎么就生了孩子,会不会是朕喝多了,误入她房间。给她办了?"

"于是就试探性问她,是怀了哪个男人的。她却说没有男人。也不知道怎么就怀上了。朕喝多了,她总不能也喝多了吧?所以朕就怀疑,是朕的某个畜生儿子去后宫找他母妃,见她姿色不错给她办了,她不肯说出来而已,朕想知道是哪个畜生干的。就对她动刑,可是怎么打她也不招,于是朕就威胁她,再不招就摔死这孩子,她还是不肯招,然后朕就把这孽种给砸地上了,摔了一地血,她也因此疯了。"

"刚出生的孩子,砸一地血还能养活?"鬼道子深感震惊。

天阙仙帝道:"说来也怪,朕都以为给她砸死了。这女人也以为自己的女儿死了,太监处理这孽种时。发现这孽种脑袋都砸坏了,血流不止,竟然眼珠还溜溜转,也不哭,就跟没事人似得,并且伤口。自动就愈合了。"

"太监觉得怪异,就抱着孩子来见朕。"

"当时朕也觉得不可思议。一个刚出生的孩子,又没有修为,怎么可能主动愈合伤口,怎么可能这么重的砸都砸不死?骨头散架也能愈合。"

"于是朕想了想,觉得可能是老天爷不让她死,如果朕执意要弄死她,可能就是逆天之举,会遭报应,何况若是朕的畜生儿子干的,那么她也是朕的孙女。生母再可恨,孩子是无辜的。朕心生了怜悯,百年让太监好生养着。"

"养到七八岁,她见别的孩子有娘亲,自己没娘亲。哭着要娘亲,朕就让太监。给她送她娘亲身边,然后这七八年来。她都跟着这疯女人一起过。"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