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黑暗的深渊里,郭小冲在艰难地前行,一旁陪着他的是金金,他们彷佛又回到了那个曾经的绿山,在那里两人也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。

这深渊和当时的好像,两人也不说话,只默默地前行,突然,小冲停驻了。

金金疑惑:‘怎么了,小冲。”

小冲看着金金道:“好像是小初。”

”她怎么了吗?“

”她在和我告别,她要和我告别。“小冲急切地喊道

”金金,小初她好像要去什么地方。“

金金安抚他:”去危险的地方吗,那我们要帮忙吧,“

”是的,是的,肯定有危险,金金,我不能丢下小初不管,我要出去,你要帮我。“

这是小冲第一次想出去。

金金握着他手:”好,我们一定可以出去帮助小初,你不要急,我们一起努力。“

小冲点点头,紧闭了双眼,思考出去的办法,突然他连忙向一个地方奔去。金金在后面紧紧跟着。

一道刺眼的光芒照来,郭小冲睁开了双眼。

然而更让他惊奇的是,他意识里的那颗小草竟然也躺在他的手边,感受着手的温度,小冲虚弱地喊了起来。

然后举起手仔细看那个小草,它安静地躺着,小冲可以感受到蓬勃的生机。

然后他又担忧起了檬初。

听到小冲的呼喊,千羽率先进来查看,一看小冲醒了,检查一番发现除了身体有些虚弱外,其他没有毛病。

就给他端了一晚糖盐水,给他补充体能。

林喜梅也嗷嗷着嗓子进屋,哭的喊天喊地。

小冲推开哭的不能自已的母亲,问千羽,檬初和果果呢。

正哭的伤心的林喜梅突然像被掐住了嗓子,退到了门边对小冲说,我去告诉你爸爸他们。

千羽长叹了一口气,告诉他:”搬去夜战队了,果果也去了。“

小冲听完要下床去看她们,然后对千羽说:”谢谢你的照顾,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,麻烦你先回避一下。“

千羽知道小冲的异能,干脆利落地出去带上了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