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骗我?!”她声音都冷了下来。

任谁不会相信,爱洛南绯如命的傅晏城,会在她手术的时候离开。骗鬼鬼都不会信!

何乔东脸色惨白了几度,不过还是强制性地让自己镇定了下来。死不承认。“事实就是这样,洛小姐,傅先生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做。

而且,他知道您已经醒来了的事实了,并不会再有任何的生命危险。

他现在去处理他自己的事情,也是很合情理的。”

“彭!”又是一杯子被砸到了地上。“何乔东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我问你,傅先生呢?!”

整个病房里边,突然就一片死寂,静的吓人。

一滴汗,也从何乔东的额头上面,顺着脸颊直流而下,滴在了地面上。

正不知所措,也不知道该怎么再去圆谎的时候。外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。

“洛小姐!让洛小姐滚出来!”

“她答应过要救我们的家人的!可是现在所有的人都快要死了。她却躲在这里当起了缩头乌龟不出来!”

“叫洛南绯滚出来!让她还我们公道!还我们家人!”

“如果他们都没有了命!我们今晚所有的人,都冲进东方家族叫他们赔命!”

“说话不算话的卑鄙小人!”

听这声音,外面是一片轰乱的。并且,凝聚了不少的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洛南绯看向何乔东。

“我去看看!”何乔东推门出去,站在三楼的病房外的走廊窗户处,往下面看。等看到那些人的时候,脸色都变了!

在洛南绯昏迷的这三天里边,何乔东知道了京都发生的一些事情。并且,也知道了那些快要没命,等待救治的矿工的事情。

而现在这些在底下闹的。估计就是那些矿工的家属了。

“洛小姐!洛小姐不好了!”有医生朝着这边飞跑过来,何乔东都没有得来及阻拦,就被他们闯进了洛南绯的病房。

“那些矿工!那些矿工都病发了!”

“病发了!”洛南绯脸色一沉,她下意识地就要坐起来,只是她并没有那个力气。“今天是第几天了?”

“第三四天!您昏迷了三天,今天是第四天了!”

都已经第四天了!那可不是要病发了?!

“韩千夜呢?他那边这几天就没有去看过那些矿工吗?就没有说什么吗?”

那天管家可是被他给带走了,他也说了。会带回去审问。没有审出来?

早知道,他今天来的时候,她就应该第一时间来问一问他的!

“叫洛南绯滚出来!”

“叫洛南绯滚出来!”

“我们家里的人若是死了,她就算是下十八层地狱了,我们也会将她油炸鞭尸!”

这话听得外面的何乔东忍无可忍,冲着那下面大发火气。“将她油炸鞭尸?你们哪来的底气?又哪来的资格说这话!她要不是为了管你们的这些破事!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?!

你们不知好歹也就算了!现在连救人这种事情,也强压到了她的身上!你们于心何忍?要不要脸的?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