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漠掏了掏耳朵,不屑的撇了一眼丁根基。

“就你?也不知道审审自己什么德行,也配让小爷给你做事!”

经过此事之后,河内丁家分支存不存在都两说,还给你当手下,陪葬吗?

丁根基原本的笑脸瞬间化作一片阴霾,原本他见眼前的面具男身手不凡有心将其招揽到麾下,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如此不识抬举。

“呵,给脸不要脸!给我把他剁碎了喂鱼!”

没等丁根基说完,身后的手下便举着明晃晃的砍刀冲向了林漠。

“躲远一点,我要放大招了!”

房子内的丁历原本还因为丁根基嘲笑他身份而愤怒不已,此时听到林漠的话后他自然也想到了林漠话语间的意思。

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朝着与林漠相反的方向飞速狂奔。

“垃圾们,你们的皇帝又回来了。”

林漠顽皮的说完之后,一股恐怖的威压之力,再次席卷四周。

丁根基只觉得身体本能的开始畏惧,四肢不停的开始打摆,脑海中更是一直回荡的一个声音,让他下跪向眼前的少年膜拜。

“这他么是什么邪术!”

丁根基强咬着牙关死死的坚持着不然自己跪下,只是他身边的手下可没有这样的毅力,随着王者气息横扫而过,近千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。

林漠也是第一次完全激发面具,没想到效果格外的好用,带着满意的笑容,他满满的走向了丁根基。

等到双方靠近之后,一旁孔令凶狠的说道:“小子,你今天要是敢动丁爷一根头发,必将四五葬身之地。”

“你现在手手还来得及,不然整个大瞿再无你容身的地方!”

林漠噗嗤一笑:“呵呵,你这是傲娇习惯了是吗,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威胁我。”

“真是没死过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